相关文章

东北电气拟1.35亿元剥离亏损资产 “告别”电力电容器行业寻转型

每经记者 吴凡 每经编辑 张海妮

东北电气(000585,SZ)9月17日晚间公告,拟出售其实际控制的子公司沈阳凯毅和全资子公司高才科技合计持有的新东北电气(锦州)电力电容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锦容)100%股权,交易作价1.35亿元,买方为江苏安靠光热发电系统科技有限公司。

此次交易完成后,东北电气也将彻底告别竞争激烈的电力电容器行业,那么公司下一步会向其他领域转型吗?9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东北电气的董秘苏伟国,其向记者表示,股东变化之后公司战略也要经过调整,公司也在研究适合于自己的策略和方向,未来变化以公告为准。

实际上,面对新锦容近年持续下滑的业绩,东北电气对其进行剥离已经是势在必行。

记者了解到,受行业竞争加剧、市场需求持续低迷的影响,新锦容所处的电力电容器行业正面临着产能过剩、产品销售价格下降的不利局面,新锦容也出现了收入下滑且毛利率降低的状况。

2016年,新锦容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出现亏损,亏损额为4300.71万元。而今年前七个月,新锦容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再次出现亏损,亏损额为1960.32万元,占同期上市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比例为66.10%。为此,为了避免持续拖累公司业绩,东北电气决定剥离这一低效资产,而在此次交易完成后,东北电气也将退出竞争激烈的电力电容器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新锦容这一“烫手山芋”,东北电气早在去年4月份就曾试图对其进行剥离,彼时,东北电气的第一大股东还是苏州青创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青创),后者持有公司9.33%的股权,在当时的这笔交易中,东北电气拟将新锦容100%股权作价1.23亿元出售给营口崇正。

不过,前述交易最终被港交所以“上市公司本次资产出售完成后将无法维持港交所上市地位所需的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为由”不予核准。

而在此次交易中,东北电气的第一大股东变成了北京海鸿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鸿源),新锦容100%股权对应的作价则变为了1.35亿元。

对于新锦容100%股权前后两次作价形成差异的原因,苏伟国解释称,主要是因为新锦容在去年4月份计划分红,“而此后新锦容董事会认为,公司分红不易操作,不利于新锦容的正常经营,会造成资金紧张”,苏伟国讲到,“后来新锦容分红就没有操作,取消了新锦容分红事项,也就等于公司的账面资产实际就增加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东北电气近年第一大股东更换频繁,记者了解到,2015年12月21日,当时东北电气的第一大股东新东北电气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投)将持有的东北电气9.33%股权转让给了苏州青创,彼时的交易价格为8亿元。

而苏州青创入主后,所面临的重要任务即是改善东北电气“低迷”的业绩,实际上,苏州青创在入主东北电气后,也试图为上市公司转型寻找标的,其中,在去年4月份东北电气拟出售新锦容100%股权,东北电气曾表示将向智能软硬件、移动互联网等领域转型。

不过最终苏州青创还是未能帮助东北电气成功进行转型,亦未能将东北电气从低迷的业绩泥潭中拉出,2015年、2016年,东北电气分别实现营收1.52亿元、6351.44万元,实现净利润485.75万元、-9958.86万元。

而在今年1月23日,苏州青创又与海鸿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苏州青创将持有的东北电气9.33%股权转让给了海鸿源,海鸿源由此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公司的实控人为慈航基金会。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为15.9元/股,交易总价为13亿元,由此看来,尽管在苏州青创入主期间,东北电气的业绩未能得到改善,但是对于苏州青创自身而言,可谓狠狠地赚了一笔。

相比之下,截至本次重组8月28日停牌前5.26元/股的股价,海鸿源账面大比例浮亏。

在新东家入主后,对于改善自身业绩,东北电气却是颇有信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今年5月23日东北电气回复深交所对于年报的问询中,公司表示,海鸿源承诺在公司生产经营和现金流等方面给予相应的支持,以进一步提升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

此外,东北电气还向监管层保证采取多种方式改善经营状况,包括:剥离部分无经营业务、经营亏损较大子公司的股权和其他非经营性资产,以增加现金流;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调整产业结构等。

东北电气称,公司经过大股东变更、生产经营的改善、不良资产剥离,通过上述经营措施(不含非公开发行融资)预计可增加现金流1.5亿余元,2017年经营状况将得到显著改善。